焦元溥的日本追音(樂會)指南!(上)


「去日本聽古典音樂會,是非常合理且值得(甚至必要)的旅遊選項。但在日本要聽什麼?以下是個人一點點旅遊心得與觀察。」

若說日本是全世界最愛音樂,特別是古典音樂的國家,很多人可能半信半疑。

但若仔細算算日本的人口與音樂廳比例,甚至只要稍稍看一眼東京一個月的音樂節目,就算對日本再有成見,也不得不承認日本的確是古典音樂之國,東京是貨真價實的古典音樂之都。世界各大演奏名家、各大交響樂團與歌劇院紛紛造訪不說,大和民族更有難以想像的能力,讓所有不可能的演出在日本實現。

他們可以說服不乘飛機的蘇聯指揮巨匠穆拉汶斯基(Evgeny Mravinsky),坐火車搭輪船,帶領列寧格勒愛樂(現稱聖彼得堡愛樂)赴日公演;可以史無前例地把華格納聖地拜魯特音樂節,搬至大阪國際博覽會;還能說服晚年已退休的霍洛維茲(Vladimir Horowitz)在東京復出。1985年 NHK 全程轉播華沙蕭邦大賽,冠軍得主布寧(Stanislav Bunin)之後赴日演出簡直萬人空巷,音樂會得辦在體育館。2011年十月,二十世紀末至今最驚人的鋼琴天才紀新(Evgeny Kissin)慶祝四十大壽,紀念音樂會不在莫斯科不在紐約不在倫敦不在巴黎,就是選在東京三得利音樂廳(Suntory Hall)。日本人對唱片錄音的研究以及對昔日演出的復刻發行,投入之深舉世之冠,全世界也只剩下日本能夠不斷發行老錄音,唱片行與唱片業不見顯著衰減。


霍洛維茲 1983 年東京復出演奏會的歷史片段,曲目為蕭邦 Étude Op. 25, No. 7.

在這樣熱愛音樂的國度,有從男中音變成新力(Sony)總裁的大賀典雄,也有終身愛樂的總理小泉純一郎。「我從總理任內退下來以後,已經不必和很多政敵戰鬥。我想今後可以補聽一些以前被埋沒的名曲,和為了尋求新名曲而出發去做遍歷之旅了。」日本人把古典音樂當成全人類共有的世界文化遺產守護,古典音樂已是日本文化的一部分,還是相當重要的一部分。

就像有人去日本特別吃義大利或法國料理(和各式西洋甜點),去日本聽古典音樂會,也是非常合理且值得(甚至必要)的旅遊選項。但在日本要聽什麼?以下是個人一點點旅遊心得與觀察,野人獻曝和大家分享,希望讀者在品嘗美食和參觀景點之餘,也不要錯過「古典音樂的日本」。

◎聽台灣聽不到的

此點看來是廢話。是呀,如果這場音樂會台灣也有,那當然不必費事跑到日本去聽。

但就算是同一位音樂家,在台日兩地演出同樣的曲目,在日本聽可能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畢竟,該音樂家的知名度和地位在台日很可能不同,而這自會吸引到相當不同的聽眾。比方說日本人對 1980 年蕭邦大賽冠軍鄧泰山(Dang Thai Son)尊崇備至;鄧泰山在日本的地位之高,大概只有和日本人一起聽他的音樂會才能想像。

此外,演出地點不同,結果也可能大不相同。日本人不只在音響上下足功夫,不少音樂廳也建得很有特色,東京三得利音樂廳,音響效果之好更是舉世聞名。不過根據業界人士表示,全東京音響效果最好的廳,現在要屬1997年開張的Sumida Triphony Hall 。我在該廳聽過幾場音樂會,聲響之平衡勻稱確實不凡。就算不為表演內容,光是這個音樂廳就值得愛樂者與音響迷拜訪,欣賞其設計團隊的傲人成果。

Sumida Triphony Hall(圖片來源

Sumida Triphony Hall
地址:墨田區錦糸町1-2-3
電話:03-5608-5400
最近車站:JR總武線、東京Metro半蔵門線「錦糸町駅」
近期公演節目表請按此

最後,日本人對某些曲子情有獨鍾。韋瓦第《四季》小提琴協奏曲當然是名曲,可是在日本簡直有名到不像話,幾乎是所有日本人的古典音樂入門曲。至於更有名,還有名到成為「日本人代表」的,就是貝多芬《第九號交響曲》。日本人把貝多芬奉為「樂聖」,有著近乎迷信的崇拜。2006 年德國世界盃足球賽,日本隊不選十二個比賽地點附近的城市訓練,反而挑了不舉行比賽的前首都波昂,原因不是為了安心備戰,而是因為波昂乃貝多芬的出生地!波昂市長深知日本隊的考慮,在歡迎詞中更不忘強調「無論是日本隊球員還是日本球迷,都會在貝多芬的家鄉感到溫暖」,成為激烈賽事中的意外插曲。

(只可惜日本隊首戰澳洲,原有的1:0優勢竟在結束前六分鐘內被澳洲連進三球大逆轉,貝多芬可能沒聽到日本信徒的呼喊。)

(是的,貝多芬聾了,他真的聽不到。)

既然貝多芬是「樂聖」,那包含《歡樂頌》大合唱的《第九號交響曲》,更是聖人聖曲聖中之聖。「如果歐洲哪個音樂廳整修後重新開幕,首場音樂會排的是貝多芬《第九號交響曲》,那整修經費八成是日本人出的。」這句話不是玩笑,而反映出相當程度的事實。每到年底,日本各地都有演不完的貝多芬《第九號交響曲》,「去年我受邀到日本演出,十二月光是一周內,我就指揮了五場貝多芬第九」,國家交響樂團(NSO)總監呂紹嘉,就曾親身體會日本人對貝多芬《合唱》交響曲的狂熱。如果可以,歲末和日本人一起聽場貝多芬《第九號交響曲》,想必是非常特別的經驗。

◎聽歐美也難聽到的歐美音樂家

這一點是上一點的延伸。一般說來,日本人喜愛「老大師」或是「有故事」的演奏家。這兩者不見得就是音樂會的品質保證--畢竟有些「有故事」的演奏家,演出遠不如其故事動人--但通常能讓人聽到獨樹一幟的詮釋想法與表現方式。

歐美音樂會「主流市場」來來往往的明星,日本人當然邀請,但他們也看重已被歐美「主流市場」忘記的名家,不但邀演,更會順道錄音或發行音樂會實況錄音。比方說法國鋼琴名家海德席克(Eric Heidsieck, 1936)在上世紀末90年代,於宇和島(Uwajima)的一系列演奏會實況錄音,許多就是足稱傳奇的演出。想想也真是有趣,居然是日本而非法國,紀錄下這位大師體力強健,技巧和詮釋都達到巔峰的頂尖演奏。整體而言,日本人較歐美聽眾更能欣賞「怪才」和「偏鋒演奏」,願意品味「離經叛道」、「非主流」的詮釋見解。這雖然有好也有不好,但總而言之,畢竟是好事。


海德席克的宇和島錄音片段,貝多芬《月光》

更好的是,你就算錯過音樂會,也可購買錄音收藏。一如前述,日本人對錄音的熱愛,讓其唱片工業和市場一反全球衰退局面,銷售量至今仍然可觀,指標性大唱片行仍不少見。如果你不介意購買二手CD,那東京新宿 disk union 絕對是古典樂迷應該造訪的寶窟,地鐵御茶ノ水站出口附近的 disk union 古典部,也有相當豐富的陳列。事實上從御茶ノ水到神保町一帶的舊書區,巷弄樓房中還有不少古典二手CD店,如果你體力財力許可,應能在此區掘出不少珍貴錄音;對於許多網路搜尋無著,絕版已久的夢幻逸品,也或可在此得償宿願。

disk union 新宿本館
地址:東京都新宿區新宿3-34-12下菊ビル4F/5F(靠新宿東口位置)
營業時間:11:00~21:00(週日與假日11:00~20:00)
(Photo by chinnian@Flickr)

disk union 御茶水古典館 (圖片取自 disk union 御茶水古典館推特)

disk union 御茶水古典音樂部
地址:東京都千代田區神田駿河台2-1-18
營業時間:11:00~21:00(週日假日11:00~20:00)
(Photo by  disk union御茶水古典部推特


(未完待續)
(顯示圖片:東京三得利音樂廳,鶴野紘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