豬大爺:如果在京都,一個懶人旅客(上)


「一趟旅程,只要當中包含一件特別的事、或一個特別的地點,其實就已經物超所值。」

前兩個月去了一趟日本,在櫻花最盛開的那段區間。

編輯大大看到了我的遊玩照,因此來邀約我寫篇遊記,希望我能以自由、輕鬆的筆調,來向大家介紹我的行程。原本想說聽起來限制很少,應該可以隨興寫寫,不過把邀稿接下來之後過了大約三分鐘,立馬後悔。

身為一位懶人自由行旅客,通常在整個行程中,都是扮演著一尊彌勒佛的角色,橫臥在各個景點上。沒什麼意見、沒什麼情緒、也不會記得太多風風火火的精采轉瞬。在這樣的前提下,根本寫不出什麼遊記啊。(抓禿頭髮)

好加在,我回溯這次的旅途,當中大概有一兩個行程,是我認為一般遊客比較少走的路線,趕緊找了照片、打開WORD檔,在這邊給普世的懶人旅客一個重要的指引:一趟旅程,只要當中包含一件特別的事、或一個特別的地點,其實就已經物超所值。

◎一場沒人知道大家現在在哪裡的旅行!

這次去日本最重點的行程,在於賞櫻。由於賞櫻這件事本身相當主流,所以我們覺得用稍微非主流的態度去面對它。

「不特別規劃賞櫻景點,採用騎腳踏車的方式,進行京都壯遊,並且隨喊隨停,隨處都是我們的賞櫻勝地。」

001腳踏車照

只是把腳踏車停在路邊,然後拍照,就已經像是在拍風景月曆。

DCIM100GOPRO

這是我們的腳踏車距離平安神宮最近的那一瞬間。(然後馬上就轉彎走人)

我們一家人騎著租來的腳踏車(一天租金 500 日幣),從河原町出發,一路走走停停騎過平安神宮、白川通、哲學之道,遊客愈多的地方,我們愈是頭也不回地甩尾往前直奔。尤其是經過平安神宮時,我們完全沒有猶豫決定跳過此處繼續向前行的樣子,幾乎讓我以為自己就是《玩命關頭》裡的馮迪索。

而人愈少的地方,則莫名地令人想多駐足幾分,即便那可能是一個完全沒有旅遊價值的街角即景。例如說,我們在某個公車站牌下,就拍照拍了十分鐘。「拍好了嗎?」「再拍一下!這棵櫻花也很美!」拍完之後,互相摸摸頭問了對方:「這裡是哪?」

沒、人、知、道!

 

003公車站牌下照

在這片櫻花盛開之地(其實只是公車站牌下),我領悟一件事:只要找一片地板,把腳伸出去,拍下鞋子與櫻花瓣的合照,人人都會覺得你是一位多愁善感的文藝青年。

 

腳踏車之旅在吃過中餐後,變得更加清閒緩慢,彷彿我們都將在這片櫻花瓣撒落的大地上,消磨掉自己終其一生的庸碌。

我隨口問問:「你們知道京都大學在哪裡嗎?」

換來的答案是:「是不知道,不過我們就直接騎過去好了。」

途中又經過鴨川旁的堤岸,看到許多在地居民,紛紛把自己的腳踏車隨性地平放在草坡上,就地野餐。我那熱愛隨波逐流的爸媽馬上自行找到一處高坡,攀爬上去,然後坐在鴨川旁不知名的某棵親親小樹下,吃起方才在超市買的蜜柑與番茄。不免俗地要再問一次那個定番問題:「這裡是哪?」

沒、人、知、道!

 

堤岸上就地坐下的族群非常廣泛,有全家福、有看似正在幽會的不倫男女(躲在好深處的櫻花樹下)、有散步到累了的老夫老妻、還有試圖以最自然的方式融入日本生活的一家觀光客。

 

傍晚騎回鴨川最著名的三角洲烏龜跳跳石,大人小孩都忙著扮演浦島太郎,踩上烏龜往遼闊的彼岸前進。最美麗的風景理所當然是爸媽緊牽著略有恐懼的幼兒,一步一步慢慢跳躍的畫面,偶爾踩進水裡哇哇大哭,則是最適切的優雅配樂。不過在一片天倫雲霧壟罩下,我們的視線則全部被河岸另一頭的景象給吸附。

◎一群野餐的年輕人已經全面進化

過往在野餐時帶上一把烏克麗麗,讓大家輕聲唱和這件事已不再流行,現在的日本年輕人,野餐的時候居然可以直接帶上一組樂團。他們彈奏著國內外的 indies 樂團歌曲,想唱的時候就唱,懶得唱的時候,就把附近剛好也有帶樂器來的路人一起拉進陣容裡面,做 free style 的即興合奏。我看得目瞪口呆,當下就決定回台北後總有一天也要和朋友這樣子做。(但我只會搖沙鈴還有敲木魚)

005鴨川三角洲照

鴨川河畔的老鷹好多,我媽一直相當好奇,在上面野餐的人,難道不怕鮪魚飯糰被突然叼走嗎?